中文圣经导读《创世记》第四章

下载PDF版圣经导读《创世记》第四章

听 创世记 第四章 语音
经文 :
1.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就是“得”的意思),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
2. 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
3. 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4. 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5. 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
6. 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
7. 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8. 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
9. 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
10. 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11. 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
12. 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13. 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
14. 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
15. 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
16. 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17. 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18. 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19. 拉麦娶了两个妻,一个名叫亚大,一个名叫洗拉。
20. 亚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
21. 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
22. 洗拉又生了土八该隐。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或作是铜匠铁匠的祖师)。土八该隐的妹子是拿玛。
23. 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或作我杀壮士却伤自己,我害幼童却损本身)
24. 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25. 亚当又与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
26. 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

主题 : 第8段。神继续,我们岂能放弃呢?(4:25-26) - 01/15/2022
作者或来源:肖松(微信:samuel_xiaosong)

第8段讲的是赛特和以挪士的出生。在之前的经文介绍该隐的后裔发展到拉麦的时候已经是何等的狂傲和凶悍之后,现在话锋一转,将人的注意力放到亚当和夏娃后裔的另一个支派,就是赛特和以挪士。虽然经文很短,可是因着与该隐支派的强烈对比而让我们在其中可以有多一些的驻足与思考。 首先,当提到赛特的出生时,经文写到夏娃给他起名叫赛特的意思乃是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这是很特别的描写。夏娃没有说是神给她在该隐和亚伯之外另外又给了第三个儿子,而是特别强调赛特是神设立来代替亚伯的。这一方面让我们看到夏娃对亚伯的思念之情,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神的工作,继续赐给亚当、夏娃后裔,而这个新赐的后裔是要接续义人亚伯。这无疑让我们在该隐支派逐渐堕落的背景下看到了神所赐给人类的新希望。原来,尽管大的环境是人类逐渐衰败、悖逆神,可是神并没有停止祂的工作,也没有放弃人类。相反,神继续赐给人类有后代,给人有繁衍敬虔后代的希望。试想,如果神没有给亚当夏娃这个赛特的话,那么满眼看到的都是该隐的后代,那么人类就真的没有什么希望可言了。 其次,提到赛特的后裔以挪士,经文特别写到“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虽然中文翻译的“才”让我们感觉到似乎有点晚的意思,但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从那时起人开始求告耶和华的名,虽然有点晚,但总比没有要好得多。神在该隐支派以外另设立赛特支派,来到以挪士这里,我们马上可以看到人开始对神有积极、正确的回应了,神的心意没有白费。这是多么让人惊喜的画面啊。人类的发展毕竟没有全部按照该隐的支派那样在败坏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终于有了属于神的族裔了。 虽然从后面的记载我们看到尽管赛特支派有接续义人亚伯繁衍敬虔后代的希望和使命,但最终人类还是逐步沉沦,但我们依然还是可以看到神在延续人类繁衍当中所做的工作和所怀的意念,就是始终给人有繁衍敬虔后代的机会。虽然人的回应时好时坏,有时很坚强,求告主名,有时很脆弱,属乎血气,但不管怎样,神如果要继续,我们岂能停止呢?如果神都还没有停止期望,那么我们岂能放弃呢? 虽然赛特、以挪士支派的出生已经是很远古的故事,但依然对我们有很好的提醒和激励。这个世代,我们看到真是满目苍凉。虽然科技日新月异、人们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享受越来越丰富、信息越来越发达,可是道德的败坏、人心的恶毒却是越来越严重,离神的道路越来越远。在这样的时代中,眼看着全世界都充满着罪恶,人类还能有敬虔的后代吗?人类的繁衍不过是延续和放大已有的罪恶吗?当然不是。虽然看起来满目苍凉,可是神藉着耶稣基督的救恩来唤醒、拯救失丧的灵魂的工作却同时在展开。对于我们来说,不单只是在我们自己身上得着救恩、生命翻转与更新,我们也要承接神所赐给我们的使命;既然神不断将下一代赐给我们,也就是要让我们负起抚育敬虔后代的责任。虽然我们可能无力改变社会、影响这个世代,可是我们却可以在我们自己的家庭、家族中做力所能及的事,建立荣神益人的家庭,建立求告主名的家族。神继续,我们岂能放弃呢?既然神在这个已经如此败坏的世代中依然在工作,那么我们就要满怀信心地回应神的工作。 默想经文:整段经文。 静默思想:慢慢读出这两节经文;体会神的工作,以及人应有的回应;成为对自己在这个世代中的提醒、安慰和激励。
一起学圣经,请在您的社交媒体中转发!

主题 : 第7段。警惕个人主义的堡垒(4:17-24) - 01/14/2022
作者或来源:肖松(微信:samuel_xiaosong)

第7段记录的是该隐及其后裔的繁衍生息。整段经文有三个地方值得我们多加留意。首先,就是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在现代人的眼里,建造一座城似乎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要有地、有钱、有人、有材料、有能力,就可以建得起来。例如我们可以在一座孤岛建一栋别墅,也可以在沙漠建一片绿洲。然而,在当时来说,该隐建一座城,意义远远不止这些技术能力方面的范畴。建一座城就意味着在那里定居下来,有城墙的保护可以不受外来侵犯。这本身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好,可是当时神对该隐的吩咐乃是要他流离飘荡,并且为了保护该隐还给他立了记号。所以该隐建城是对神这两点心意的直接对抗,既不按照神要他流离飘荡的吩咐而选择留在城内定居,也不信靠神的保护而以城墙来保护自己。 其次,就是该隐后代都是一些农业、文化、技术的祖先。这一点不难理解。我们可以想象,当该隐的后代可以在城内安居乐业、不再流离飘荡、不再为自己的安危担惊受怕的时候,很自然地,他们就会慢慢发展出各样的技艺,以满足自己在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上的需要。这些后代的成就,看起来就是当初该隐决定建城定居所带来的益处。 第三,就是拉麦那“著名”的宣告。拉麦不单只是将那些伤害他的人杀了,而且还“乘胜追击”,说到“若杀该隐,遭报七倍;若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拉麦的狂妄和凶残可见一斑。这也看得出从该隐离弃神的吩咐,经过几代人的繁衍,到了拉麦这里已经完全不顾神的旨意,自己为自己定下标准,在自己的城里自立为王。神愿意保护该隐,而拉麦则拿起手中的武器用令人发指的方式来自己捍卫自己。 从这些细节我们可以看到一座“个人主义的堡垒”的形成。所谓个人主义,就是离开以神为中心的生活,以自己为中心,建造属于自己的王国。该隐不愿意在神的手中继续受罚、受苦,也不愿意在神的手中受保护;他更宁愿为自己建立安全的保障、过上舒适的日子。虽然这样的决定带来了一定的益处,整个家族都可以安居乐业,在各方面都取得了成就,可是毕竟这是离开神的举动,恶果最终随着人心私欲的逐渐膨胀而显明了出来,到了拉麦这一代,暴力、争竞、狂傲、放纵、自立为王、不可一世,已经完全超过了神所立定的界限。 纵观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岂不正是该隐家族发展史的无数个翻版吗?人类不愿意按照神的旨意去行,反而为自己营造自以为安全、舒适的环境。虽然也有所谓改革、复兴、发展、昌盛的阶段,但这种悖逆神、放纵自己私欲的做法必然导致的是人类社会的物欲横流、道德沦丧、你争我夺、威逼利诱、彼此为仇、互不信任,最终走向永远的沉沦。不但是整个人类社会如此,我们每一个个体、无论是个人还是家庭,也都常常如此。我们不愿意遵行神的旨意。我们更愿意按照自己喜好的去行(聪明一点的,会把自己的心意修饰成神的心意去行)。因为按照自己喜好的去行,带来的是自己私欲的满足和肉眼可见的长足发展,在生活和事业各方面都带来所谓的稳定和成功。我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在很多人来说这原本无可厚非。但我们要留意的是,如果根基是建立在顺从自己而不是顺从神的基础上的话,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就是在建造个人主义的堡垒,在富足和成功的表面之下实际上却是离神越来越远,最终要吞下自己播种的恶果。愿我们都可以从该隐家族的发展史,同时也是衰败史,给自己敲响警钟。 默想经文:整段经文。 静默思想:结合上文神对该隐的吩咐和保护来思想这段经文,给自己带来更加深刻的提醒。
一起学圣经,请在您的社交媒体中转发!

主题 : 第6段。看神,而不是看人(4:1-16) - 01/08/2022
作者或来源:肖松(微信:samuel_xiaosong)

第6段记载的是该隐杀亚伯的事件。事情的起因是由一次向神献供物引起的。神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而没有看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这无疑让该隐妒火焚烧。尽管神已经警告该隐要小心防范,因为罪已经伏在门前了,但该隐置若罔闻,随后找机会杀了亚伯。 我们可能会说是神在这件事情上面没有做好。如果神没有区分这两个孩子和他们的供物,都一视同仁、照单全收的话就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这样的说法似乎有道理。的确,在家庭里面,家长是有责任不要在孩子们之间制造不和。可是,用这样的观点去审视神在这件事情的做法却是不合宜的,并且失去了焦点。作为造物主,神当然有祂的理由和权柄来在不同的人和供物之间做出区分。难道神还不能看中祂所认为好的,不能不看中祂所认为不好的吗?问题不在于神是否可以在两个孩子及其他们的供物之间做出选择;问题的关键乃在于当神做出这样的选择之后,人应该如何回应。是顺服神的心意呢,还是心怀不满?是去思考神如此选择的原因,以至于调教自己去顺应神的心意,成为神所喜悦的人,还是反对神的选择,坚持走在自己已经错误的道路上?该隐选择的是后者。但他也知道自己无力与神对抗,于是就将怒火发在亚伯身上,将亚伯视为自己的敌人。 从整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该隐之所以错上加错、最终酿成大错,原因乃在于他的注意力没有放在神身上,而是放在人的身上。原本这事是出于神,而与亚伯无关;所以照理该隐应该去思考如何从神的选择来反省自己。然而该隐却将眼光去注视那无辜的亚伯,把他当做自己在神面前失宠的罪魁祸首。这也是对我们很好的提醒。很多时候,我们思想的不是如何去认识神、亲近神、顺服神,以神为源头来调整自己、改变自己;相反,我们看重的是如何去看待人、针对人、对付人。结果,我们非但与神的关系破裂,我们与人的关系也破裂,因为我们不是按照神的心意去改变自己,不是按照神的心意去看待对方。 该隐只看人,不看神。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依然如此。当神宣布该隐要受到咒诅,漂流在地上的时候,该隐担心的就是凡遇见他的人会杀他。满有恩慈怜悯的神顾念该隐的软弱,给该隐立了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我们看到,当该隐担心人来杀害他的时候,神却是他安全的保障。这岂不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功课吗?很多时候,我们担心自己的安危,岂不就是因为我们看的不是那位保护我们身子与灵魂的神,而是将眼光注视在那些只能杀身体却不能杀灵魂的人或事吗?我们担心这个、忧愁那个。我们担心别人怎么对我,我们担心病毒怎么伤害我。虽然这些担心都可以找到理由,而我们也的确要对周围的环境做出回应,可是我们有没有定睛在神身上呢?我们有没有去仰望那造天创地、允许这些事情发生、但依然掌管一切的神呢? 该隐一开始看人不看神,以至于将怒气发泄在亚伯身上;接下来依然看人不看神,以至于担心害怕人的攻击。该隐是一个反面教材。我们今天要学习的是恰恰与该隐相反的。我们要看神,而不是看人。我们看神要我们去做的,而不是去推卸责任到别人身上;我们要持守神给我们的使命,而不是去与人争竞;我们要依靠神的保护,而不是去看别人对我们的影响。总之,当我们学会看神而不是看人的时候,我们不但与神的关系是合宜的,我们与人或事的关系也是合宜的。 默想经文:整段经文。 静默思想:慢慢细读一遍经文,体会该隐在人与神之间所做出的选择,再观看神的作为;以此作为我们随时的提醒。
一起学圣经,请在您的社交媒体中转发!

主题 : 制服罪,还是让其蔓延? - 01/09/2019
作者或来源:肖松(微信:samuel_xiaosong)

《创世纪》第4章讲的是人类的繁衍,但同时也是罪的蔓延。首先记载的是该隐的犯罪。该隐用他田间出产为供物献给神,而亚伯也用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给神。神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没有看中该隐和他的供物。于是该隐就大大发怒,不但不听神的劝,而且还杀了亚伯。神对该隐进行宣判,将他赶出原地;但同时神也为该隐作了记号,保护他不被别人杀害。 我们对神为什么看重亚伯而不是该隐有不同的猜测。有的认为是因为亚伯献上的是头生的羊,而该隐不过是献上一些农产品而已;也有的认为亚伯的供物中带有血,而该隐的没有;也有的认为神是看中亚伯这个人,从而悦纳他的供物,而对该隐则不然。在这些让我们可以猜测的内容之外,经文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明确要我们留意的地方,就是神警告该隐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服它。”(4:7)这里,神告诉该隐,罪已经隐隐若显,而且与罪的争战是你死我活的争战。要么是被罪辖制,要么是把罪制服。神给该隐的命令就是要制服罪。无论过去是什么罪,但从现在起,要做的就是去制服罪。 这段经文也让我们看到两条线索在发展。一条线索是人类的发展史,记录的是人类的繁衍,例如该隐生的后代不断壮大,成为人类各样技巧、艺术的祖师。但经文同时也让我们看到另一条线索,就是人类犯罪的发展史,记录的是人类犯罪的蔓延。当该隐的后代发展到拉麦的时候,短短的几代人之间,人类已经发展到近乎歇斯底里的狂傲自大、无法无天。 当然,除了这两条与人类发展有关的线索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第三条线索贯穿其中,就是神的工作。神审判了该隐,把他赶出原住地;可是神却怜悯该隐,答应会保护他。我们可能会愤愤不平,感觉神对该隐比对亚伯强多了。神看中亚伯,但却没有保护亚伯的性命;而没有看中的、犯罪的该隐,神却把他严严地保护起来。神任由义人之死,但却保护恶人不死。这真是太不公平了!然而,这正是神的恩典所在。神不是姑息恶人,乃是怜悯恶人,要存留恶人的性命,等待他们悔改。神很清楚,义人已经因信得生命了;可是对于犯罪的人来说,神保护他们,神存留他们的性命,为要得回敬虔的后代。 今天,我们会发现自己也是活在这三条线索之中的。我们既是延续着人类的繁衍,同时也是在继续着犯罪的故事。但同时我们也是在神的怜悯和恩典中得以存活。我们要感谢神,把我们放在人类历史的这样一个位置。我们也要感谢神保守我们的性命直到如今。在这三条线索中,我们唯独有一条不能延续的,就是犯罪的线索。神让我们要制服罪,要砍断罪恶的锁链。我们可能会认为要制服罪不是靠自己,而是靠圣灵,可是这里经文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制服罪是神给人的命令。我们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而依靠圣灵是合宜的方法。我们不能因为需要依靠圣灵而把自己当负的责任也甩给了圣灵。求主怜悯我们,让我们知罪,也让我们立定心志,靠着主的恩典来胜过罪。 默想经文:“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服它。”(4:7) 静默思想:这是一场争战。罪要缠绕我们,而我们要脱去容易缠绕我们的罪。默想这句话,让我们和罪的关系清晰起来。罪就伏在面前,我们已经可以看见了它狰狞的样子。我们要制服它。
一起学圣经,请在您的社交媒体中转发!
阅读: